“不行,他得找个保证人,要不我不同意和好。”临在调解协议上签字时,妻子戈某又提出这一要求。

  “保证人?行,你说吧,找谁你放心。”丈夫史某痛快答应。戈某望着后背已被汗湿透的主审法官,这些天她顶着高温奔走在自己和丈夫之间。“我信任徐法官,保证人是她的话,我才相信。”“我也相信徐法官,徐法官,您看……”丈夫史某尚有一丝担心。主审法官短暂考虑后,望着这对夫妻期盼的眼神,她笑着答应:“好,没问题,这个事我管到底了,谢谢你们的信任!”

  近日,史某和戈某夫妻俩笑着在调解协议上签字,至此,这桩平度法院首起由法官“作保”的离婚案,得以圆满解决。

  案情

  丈夫脾气急躁妻子起诉离婚

  2007年冬天,戈某经人介绍认识了丈夫史某,次年3月登记结婚。2008年9月儿子出生。史某是个“急脾气”,犟劲儿一上来就摔摔打打、恶语伤人,戈某为此头疼不已。2016年8月,戈某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,本希望儿女双全后,丈夫史某会有所收敛。没想到,家里条件好了,史某爱上了打麻将,而且在输牌或遇事不顺时乱发脾气。一次争吵中,史某和戈某发生拉扯推搡,戈某觉着史某这是对自己“动手”了,一怒之下带着两个女儿回了娘家,儿子史小某也追随母亲深夜出走。2018年4月,戈某将一纸诉状递交到平度法院,请求与史某离婚。

  调解

  丈夫真心悔过妻子去意已决

  戈某起诉后,不善表达的史某为劝妻子回家,选择了纠缠戈某及其家人这一“简单粗暴”的方式,偶尔酒后情绪失控,还会在戈某母亲家门外高声谩骂。2018-10-16,应戈某申请,平度法院开发区法庭签发了人身安全保护令,禁止史某骚扰、跟踪戈某及其相关近亲属,有效期为6个月。依照法律规定,调解是审理离婚案件的必经程序。主审法官同样身为妻子和母亲,能深刻体会戈某的感受。调解时,她当庭训诫史某,应多关心呵护妻儿,无论出于何种原因、情节如何轻微,都不能对妻儿谩骂“动手”。她还从社会伦理角度劝说史某改过,不要在不惑之年落个妻离子散的下场。独居许久的史某眼里满是疲惫,他表示一定痛改前非,绝不再犯。面对戈某,法官不强求调解结果,只陈述利害,让她慎重选择。

  “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保证以后好好说话,不乱发脾气,跟老婆孩子好好过日子……”史某一再忏悔,恳求妻子原谅自己。良言一句三冬暖,恶语伤人六月寒。“他说话也忒难听了,我真是受不了了,被他伤透心了。”妻子戈某一开始对于史某的百般讨好是拒绝的,想是被史某之前的冷言冷语寒了心。

  结局

  法官“作保”夫妻俩和好

  自收到人身安全保护令后,史某对戈某再无骚扰,且多次找到法官,表示真诚悔过,请求法官从中调解,挽救他们的婚姻。法官将史某的想法告知戈某,戈某既犹豫又纠结:为照顾三个孩子她已脱离社会多年;史某脾气急躁,说话如同往人心里送刀子,谁都受不了。可除了这,结婚11年,史某勤勤恳恳,在对待孩子和家庭上找不出任何不是。她私下对法官说“其实不离也不是不可以,就怕他不长记性。”法官心领神会,奔走在两人之间,考察史某的决心,也给戈某充分的考虑时间。

  在调解过程中,主审法官发现,几个月过去了,史某一直在向妻子告饶认错,积极挽救婚姻,戈某慢慢被史某的真诚执着打动,气也消了,露出欲回家之意。这时,戈某的母亲却不答应了。“那不行,他那么欺负我闺女!”好几次,爱女心切的她嘟囔着差点把主审法官赶出家门。法官也不生气,耐心跟戈某的母亲交流,戈某的母亲终于有些松口了。9月初,法官接到戈某的电话,言语之间难掩甜蜜,“徐法官,还得麻烦您跑一趟,俺们俩现在和好啦。”原来她早已回心转意原谅史某,已回到家中月余。近日,踏着村中泥泞小路,法官和法官助理一行来到两人家中。她仔细聆听戈某讲述这段时间的生活,观察戈某和史某的互动细节。戈某眼角都是笑意,孩子们也活泼可爱,史某在戈某嗔怪自己说话难听时讪笑不语。主审法官再次“批评”了史某:“本来心里想的挺好的,说话怎么那么难听呢?”两人签完调解书后,主审法官还“威胁”史某:“以后好好待人家,好好过日子,我定期打电话回访,要是你拿人家不好,我这个保证人第一个不答应!”史某笑着连连点头。

来源:青岛晚报